奶粉罐子

年更还是有保障的∠( ᐛ 」∠)_

回归老本行
(你以为我画完了,其实并没有哒!)
你懂我意思吧 @-垂语-
眼神暗示( ͡° ͜ʖ ͡°)✧

好了我知道我字丑

你们不知道我经历了些什么!!
老外太吓人了!
流尿的甜饼!我的天!
对!
走大街流尿!
还tm是甜饼!甜!饼!

【DP】Moving Beyond

未授权翻译
作者:Rouletheworld
**无差小甜饼
**ooc作者的锅,错字/语法错误我的锅
**如果有翻得不对劲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是的我还没死透

————————————

  “他们说我们永远不会是人类。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我们将永远是金属、塑料和电线,因为我们没有骨肉和血液。”

  Guy-Man从他的工程中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他那银白色的朋友身上,他发出一种低沉的不悦的颤音。“Thom…你太担心他们的想法了。这本身就使你比大多数人更有人情味。你就不能找到一些衡量我们现在幸福的标准吗?当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同样的话时,你为什么还要在意它们呢?”

  Thomas转过身,坐在他朋友旁边的地板上,双膝抱在胸前。“我想要更多。有些事情,我们永远感觉不到,也永远体验不到。我想体验被雨淋到的快乐,或者在炎热的夏天品尝成熟的桃子的味道。”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在处理他想要传达给男人的信息时,关掉了他的光学设备。“别在意。这不重要。”

  Guy-Man把椅子从桌子边上挪开,滑到朋友旁边的地上,金色机器人的音箱里发出疲倦的嗡嗡声。“我知道这困扰着你,我从你的程序就能看出来。你的CPU快超负荷了,你的电池快用完了,你不再接收视觉数据了。我想你很沮丧。你很像人类。”

  “那有什么意义?我只是一台机器。这是个让人恶心的笑话,某些人认为把人类的意识放在金属做成的监狱里是个好主意。只是…我想一个人待着。让我的电池耗尽,不要再给我充电。我再也受不了了。”他疲倦地倒在Guy-Man的身上,相信他的朋友会给他一个拥抱。

  Guy-Man没让他失望,他把Thomas拉到胸前用手环住,轻轻摇晃着他,仿佛他是一个人类小孩。“我知道这让你很累,但是……我在这里,我们可以试着体验所有你想要的东西,甚至更多。我们活着的时间要比我们的创造者拥有的长得多,所以我们将继续努力——我们将继续努力成为人类。现在,休息。你上线的时候我会在这里。”

  Thomas点头,他的头靠在Guy-Man的胸口,他的朋友把他的充电器连接到墙上。在他下线之前,他尽可能长时间地听着在黄金框架下齿轮发出的让人安心的声音。

   也许现在,这就足够了。

关于《planψ:亡命天涯》

是脑叶公司 弹蝶的文
链接在评论区٩( ᐖ )۶

给没入坑的人的安利✧
给弹蝶萌新的推(误)荐(导)
没错我就是来吹爆这篇文这个太太的∠( ᐛ 」∠)_
有点语无伦次(X
个人看法:p
想给全世界安利这篇文!!!

有很多小虫子但不影响文的好看( ͡° ͜ʖ ͡°)✧
反复看了十几遍,每次看的时候都像看大片一样XDDD这个场面感!!早上满脑子都是他俩,忍不住地笑,前面的小姐姐还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跑题了呢)(没关系继续吹)
很完整的故事,一把沾糖的大刀xx看到Schmadenling的那段心理描写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赞美)(谁信啦)
这个设定超棒的!!!应该是弹蝶同人一大设定巨头啊!!!又能甜到齁又能捅死一排人!(什么破形容)
最后结局的感想
首尾呼应,完美.jpg
我就说看肖申克的结尾应有的那种巨大的希望感觉呢!
不知怎么飞到这里来了啊!

最后为太太打爆电话!(ㅅ´ 3`)♡
弹蝶好吃到炸!
@活在宇宙远古遗迹里的蔺舒乂

【Watchmen】Rorschach's Journal

未授权翻译
作者:tortoisegirl
原网站:AO3
**Daniel Dreiberg/Rorschach(斜线有意义)
**ooc作者的锅,错字/语法错误我的锅
**如果有翻得不对劲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Rorschach's Journal,
1966年10月7日。

今晚的巡逻很成功。在布朗克斯区发现了一个大型卖淫团伙的线人。在他愿意开口向警方提供信息并指证关键的人之前,他不值得太多的信任。同时也阻止了一场强奸案——这个人是连续几周在东哈莱姆区活动的强奸犯。希望他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在巡逻后,Nite Owl握了我的手,说他很高兴我们是搭档。通常不喜欢身体接触,但当对象是Nite Owl的时候,没有怎么在意。和一个像他这样的好人握手的感觉很好。他邀请我到他家喝咖啡。拒绝了,然后从地下室离开。不需要把这种良好的合作关系复杂化,比如在巡逻后一起喝咖啡。

奇怪的并发症。在我离开后的几个小时里,能感觉到握手的感觉。他的手压在我的手上,热浪甚至穿过了手套和手套的内层。过了几个小时,它才渐渐消失。不过,这并不令人讨厌。

好奇。一定是太累了。可能能在商店里争取到更少工作时间,以保证充足的睡眠。显然是件必要的事。

_______

当Rorschach走进厨房时,那个新装置在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光。通常情况下,他会在Daniel吃东西,打扫卫生,或者做其他的事情时坐到桌前。但是今晚,这个像枪一样的东西让桌子的周围染上了一种可疑的气氛。Rorschach选择倚在门框上,而Daniel则把他的晚饭放在一边。

在几分钟的闲聊之后,Rorschach决定谈谈这件事。

“这是什么?”他指着那个奇怪的东西,问道。

“哦,那个,”Daniel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Rorschach怀疑他一直在等他问这个问题。“这是给你的。这是个爪钩枪。我觉得它对你的工作很有帮助。”

他耸了耸肩,但脸上的喜悦之情显而易见。Rorschach盯着他,墨迹慢慢地变化。

“Well?”Daniel沉默了片刻之后说,示意他走到桌子前。“继续。感受一下吧。”

Rorschach有些犹豫地上前。刚开始,他只是小心地抚摸枪的表面。过了一会,他提着枪柄,慢慢地把它翻过来,即使在他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把目光从枪上移开。

“Daniel,我不能——”

“哦,不,我不会让你拒绝的。它很有用。我记得你上星期在楼顶上摔了一跤。如果你没有抓住栏杆,你就会四层楼掉下去。”Daniel傻乎乎地笑了笑,但Rorschach没有看到。他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枪上,现在他的手已经摸到了折叠着的勾子。“不管怎样,你知道的,呃——我为自己做了很多愚蠢的小玩意,我很高兴也能为你做点什么。”

“谢谢你。”Rorschach说,他数不清他希望在这三个字中传达的信息。

Daniel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答应向他展示它是如何工作的。Rorschach点点头,把枪塞进风衣口袋。

-------

Rorschach’s Journal,
1966年10月16日。

今晚,在切尔西码头,制止了一次海洛因的交易。成功了,但赢得很困难;15个人,他们都全副武装,有几个拿着自动武器。他们把枪口对准了我们,他们很可能认为他们可以威胁我们离开。愚蠢的错误。这只会让人更容易辨别哪些该是最先被解决的。外部的毒品来源与第二老板的犯罪集团和一些较小的经销商都有过交易。会和在西村逮捕的海洛因贩子有关系吗?下次可能会再次搜查第二老板的总部。

目前在Daniel的家里。在巡逻后,他再次提议去他家休息和处理伤口。我接受了。不知道为什么。受伤并不是特别严重,回到公寓也不是问题。对Daniel的好感最近一直很强烈。几包海洛因在打斗中被弄破了——可能我吸入了一些。思维可能会暂时混乱。

我们在厨房里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谈论着毒品案件。Daniel没喝完,他说他不太喜欢汽水。我怀疑他是为我买的。两个人都很累,聊天也没有持续太长。太糟糕了——我挺享受它的。在明天巡逻之前,可能会提前到更多的时间来进行谈话。来讨论这个案子。

以前从没上过他家的二楼。 应该记录一下楼层平面图和其他细节。有一天可能会有用。现在在客房里。大厅对面是一间工作室和一间浴室,丹尼尔的房间与客房离得很近。在他洗澡的时候,短暂地看了看他的房间,墙上的猫头鹰图案证明了他对鸟的痴迷;窗户面对着房子后面的小街。浴室里的窗户也面对着后街——如果从窗户快速逃生的话,一条相当坚固的排水管道可以利用。Daniel刚洗完不久。他正在浴室里刮胡子。闻起来像肥皂和须后水。他用安全剃刀刮胡子。不太实用。直刀更明智,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用作武器。医药箱中主要有基本的医疗用品。他的牙刷是蓝色的。

睡不着。 也许留在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考虑到最近对Daniel的感觉)。  他两小时前问我是否需要穿点什么东西上床睡觉,他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条四角裤。他上周的伤口愈合得很好。 不管怎样,还是要留一晚上。与Daniel睡得很近的感想是……很让人安心。

明天一定要记得研究从身体中清除药物的方法。

-------

不碰到他的搭档的伤口,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但Rorschach还是想办法把Daniel弄到了简易床上。他脱下了Daniel的厚重的雪装;血涂在了白色的内衬上。

灰色的布料被剪掉,露出Daniel肩膀上的伤口。伤口很深,血从伤口里涌出。Rorschach用毛巾和水清理伤口,最后开始缝合。

缝到第八针的地方,Daniel的眼睛眨了眨。

“Rorschach,”他小声呻吟,声音很沙哑。

Rorschach把他的胳膊肘压到Daniel的手臂上,阻止了他的动作。“别动。 不会花太长时间。”

“我会的…等等,什么——”

“你会好起来的。” 他把针穿过被撕裂的伤口边缘。 “失去意识。 失血过多。现在安全了。”

“Hmm.”Daniel沉默了下来,慢慢地眨着眼睛,就像针在他的皮肤上闪过一样。在他再次开口之前,Rorschach又缝了五针。

“真不知道没了你我该怎么办, Rorschach。”

一声简短的咕哝是唯一的回应。但是,Rorschach的手僵了一秒钟,面具上的墨迹迅速地旋转着,在他的脸颊上密集地聚集。

--

Rorschach’s Journal,
1967年1月3日。

城市的污秽是无情的。它是一种不断蔓延的雾气,黑色、有毒,渗入到每一件事物中,与空气混合在一起,被所有人吸入。即使是我也逃不掉。

在金融区的一栋办公楼里,得到了关于黑帮会议的线索;据推测,这是一场地盘之争,肯定会以暴力收场。在会议之前,要在近几个季度内进行监禁。与Daniel的长期身体接触导致……物理反应。应该是病了。情况没有改善。

夜晚一片漆黑。不确定有多少帮派成员,或者还剩多少人在警察到达时还活着。忘记了关于地盘战和敌对帮派的问题。太粗心了。应该吸取教训。

我不能对自己撒谎,骗自己这只是一种无意识的身体反应。知道这与我对Daniel的版本有关。在那狭小的空间里,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靠在他的身上,听他的呼吸声,感觉他如此的近——

计划离他远点,直到这种奇怪的感觉消失。独自巡逻一段时间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
“Rorschach, 今晚放轻松点, 好吗? 你差点把那两个抢劫犯杀了。”

Rorschach在绕过杂乱的小巷时,也没有放慢速度。“这是他们应得的,”他简短地说。他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处街道,然后又走到黑暗中。Daniel必须加快步伐才能赶上他。

“我很高兴我们阻止了他们,但我不希望这里有任何尸体。如果有什么事让你心烦——”

“不杀了他们。 正义就是正义, Nite Owl, 这是他们应得的。我想你会同意我。”

“听着, 这太——” Daniel粗鲁地抓住Rorschach的胳膊。Rorschach发出烦躁的短音, 但是 Daniel并不打算松手。“这…这太暴力了。以前你没这么有攻击性——在你失踪三周之前。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或者为什么离开,但是…”

他低下头,停顿了一会,然后又抬起头,望着Rorschach的脸。“我不想让你再像上次一样失踪了。我很担心,很想你——很想念和你一起巡逻。”

Rorschach紧张地沉默着,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Daniel会责备他。“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可以告诉我。你知道的,对吗?我们是搭档。”

“不知道你会担心我,” Rorschach喃喃道,他的声音里有一些Daniel从没听过的东西。“抱歉,Daniel。不能保证我不会再消失——个人安全原因。但不会再这样不告诉你就离开了。”

他停顿了一下。

“你是个很好的搭档, Daniel。”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Daniel笑了笑,在松手之前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臂。他们继续巡逻,Rorschach没有在剩下的时间里不必要地殴打任何人。

-------

Rorschach’s Journal,
1967年2月14日。

今晚有人在一家珠宝店企图抢劫。受了轻伤: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向Daniel冲去——我阻止了他,但肋骨受伤了。Daniel安然无恙。劫犯们放弃了珠宝盒,逃往了安全的地方。他们特意选择了这个晚上——这家商店今天刚进了新货。

这一天实在令人作呕。颂扬一种扭曲的道德,使人们从内部腐化,让他们相信物质是至关重要的,而价值观和道德则可以被抛在一边。商店里的保险箱里满是那些认为可以买到爱情的人的钱。冰冷的石头,颓废的香水,垂死的花朵被捆绑起来,它们将会在一周内消失——到处都能看到这商店的广告。那些用来填满人类人性的洞的东西。

这不是爱,比妓女在街头巷尾所提供的爱好不了多少。不。当一个人觉得他的国家有足够大的生命危险的时候——笑匠,他一半的生命是为了保护他的国家和人民——那就是爱。当同伴肩并肩站在一起面对怪物时,不要退缩。不要犹豫,站到刀刃前去保护对方。这就是爱。比那些必须用金钱证明它的人的不真诚更强;在大街上需要买东西的欲望。这些都不是爱。

真正的爱不会因这些而沾上污点。

-------

“Rorschach, 今晚留在这里吧。你可以睡在客房里。”

“不用, Daniel。没受伤。还不太困。我能自己回家。”

“我知道,但是…不管怎样,留下吧。”

“为什-”

“听着,这周对我来说简直糟糕透顶。我真的感觉很不好。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愚蠢的情人节广告都让我觉得很糟糕或者什么,但是我今晚真的需要一些陪伴。所以留下吧。为了我。好吗?”

“…Fine.”

-------

Rorschach’s Journal,
1967年2月15日。

又一次留在了Daniel家。原因是他对我说——说他需要陪伴。不想留在这里。不舒服。不是很饿,所以我们看了一会电视。Daniel一直试着和我聊天。他有些懊恼,因为我没有回应。他很快就上床睡觉了。不想成为导致他坏心情的原因,但今晚我对聊天毫无兴趣。

这可能会演变成一个弱点——依赖于像他这样的人。现在我同意留下。 我也有这样的缺点吗?不幸的是,这好像是真的。我在面对Daniel时的缺点已经很明显了。

重读了一遍昨晚的日记——我写的关于Daniel的文章。写了我

那支笔停住了,他脑海中最前面的那个字在徘徊着。不愿意让它逃到纸上,永远。但是不可避免。他换了另一种方式。

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可以躲开Daniel,但不是理想的解决方案。即使我在离开前告诉了他,Daniel也不会高兴。他会担心我。不管怎样,不想再躲着他了。但如果这些感觉不能被抑制,我就不确定我是否应该留下来。毫无意义、奢侈的感情,分散注意力,对理性思考很危险。荒谬至极——去思考我可能lo

Rorschach把笔尖从纸上移开。他看着他刚写下的东西; 他的手指在笔上动了动,但他用力地让它们停下,盯着那个几乎快要写好的单词。

他突然感到无理由的恼怒,把笔夹在书页之间,把日记扔到床边的桌子上。在台灯旁放着一个小小的木制猫头鹰雕像。

他开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从床到门, 从门到窗户, 从窗户又走到床边。但那个单词总是浮现在他脑海中,不管他怎样试着去忽视它。

在他意识到这事之前,他从走廊里走了出去,还差四步就到了丹尼尔的卧室。门是开着的。

卧室比走廊暗得多。奇怪形状的家具在黑暗中打出阴影;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特别的黑影,引起了他的注意。当他爬到床上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视野很清晰,但在Daniel身上却不那么清晰,他盖着绿色和白色的被子以抵御冬日的严寒。他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一种古铜色的光泽。

Rorschach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看着,思考着,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很不正常,但他还想继续下去。他伸出手,颤抖着放他的肩膀上,他知道他必须做什么。

他从床上退了下来,悄悄溜出了房间。当他穿过房子时,他强迫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拒绝思考让他留下的东西,以及这对他的未来意味着什么。直到他感觉到寒冷的夜晚空气和脚下熟悉的混凝土时,他才让这些想法开始涌向他的脑海。

上次他只躲了Daniel三周,直到他的悲惨的道德过失把他赶了回来。他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尽量远离经常在巡逻的Nite Owl。可能会把日记撕掉。也许,可以用日记来-

日记。那本日记。这本小书的重量在他的外衣口袋里通常相当引人注意。他在他能找到的每一个口袋里都拍了拍,绝望地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但他可以清楚地记得床边桌子上那只被碰倒的木猫头鹰旁边的棕色小书,他因为如此粗心而咒骂自己。

他从地下室里跑了出来,穿过了客厅,爬上楼梯。他的脚步虽然被一种愤怒的急迫感所驱使,带着些许的焦虑,但却像往常一样迅速而安静。在二楼,他在客房里留的灯在门下洒了黄色的光,在走廊里,他的影子一直延伸到他身后的墙上。他感到紧张和不安。当他把手放在门上的时候,他的目光顺着走廊望进丹尼尔的房间,但是一切都寂静无声。他推开门。

他的计划只是简单地抓起那本日记,然后跑得越远越好。床边的桌子上只有台灯和那只猫头鹰——日记本应该待在那里。

Daniel盘腿坐在床上。他低着头,食指和拇指小心地捏住一页纸的一角。

他知道了。日记被翻到了夹着笔的那一页; 翻到了他刚写下的部分…

墨迹快速地变化着。

Rorschach被战斗或逃跑的本能所淹没。通常他会选择战斗,但这是他在自己内心挣扎了几个星期,几个月的事—-无法战斗。

他扭头就跑。

Daniel追了上去。他一边跑一边大声道歉;他听到了声音:看到灯还亮着,不知道日记是他的,他很抱歉,只是想看看是谁的,抱歉,他很抱歉,回来。但是他也知道,如果Rorschach只是对日记的事感到愤怒,事情就不会像这样了。

Rorschach到达地下室楼梯的时候,Daniel只下了一个台阶。当Daniel赶上来的时候,他正准备从放制服的玻璃柜前的平台上跳下去,但是撞到了栏杆。Daniel抓住机会,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摁在墙上。

Rorschach并没有轻易放弃,而抱着他就像试图按住一种受惊的动物。Daniel也不会轻易放弃。他把他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手上,开始试着和Rorschach说话。只是他的话语不时夹杂着咕哝声和痛苦的呻吟——他毫不怀疑Rorschach真的会折断一根他的骨头,或者两根。

“Rorschach, 别–nggh, 等等,听我说!你写的–ahhgh, ow- 没事了, 没事。爱没有什么错-”

“不,” Rorschach反驳,“不是爱。”

“Well,不管你怎么叫它, 我...我也有这种感觉。”

“不可能。”

挣脱出的一只手试图去够风衣口袋里的爪钩枪,然后他抓住了那只手腕,又把它按回墙上。“哦,相信我,这是很可能的。”

“你不喜欢我。 那样太变态了。”

“没有什么变态的!God,Rorschach,你为什么会——umph,ouch,Rorschach,你就不能消停一-”

“放开我, Daniel。”带着威胁的低沉咆哮,“爱毫无意义。”

Daniel沮丧地翻了个白眼。逻辑行不通。Daniel知道这行不通,因为他正与之交谈的Rorschach,很可能是他的逻辑思维无法分解、分析和理解的唯一主题。

所以Daniel做了件不合逻辑的事。

这和他们之前经历过的任何事情都不一样。通常情况下,Daniel亲吻的人并没有那么拼命地挣扎,他不得不把他的搭档搂在怀里,以防止他逃跑。他的嘴里的布料很光滑,很凉,不像皮肤,但他觉得Rorschach的嘴唇的轮廓是最重要的,而其它奇怪的区别都无关紧要。

对Rorschach来说,这一切都是全新的,而他的疯狂挣扎仍在继续,然后Danirl的嘴唇触到了他的嘴唇。Daniel的手环住他的腰,把他拉近,事情就这样开始了。在他脑子里的某个地方,他知道他不应该轻易地屈服,但Daniel却紧紧抱住了他,他惊慌失措地扭动着。

它只持续了几秒钟,但也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两人都不确定最后分开的时间,但两人都喘着气。有一会儿,他们就站在一起,胸膛起伏。

Daniel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

墨迹比平常移动得更快。“以前从没说起过这个。”

Daniel低下头,他的目光在Rorschach的面具和他身后的墙之间来回移动。“Yeah,well,对我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如果你发现了,你会杀了我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读到你写的东西时…God,它是如此——“

Rorschach猛地在他的肚子上打了一拳。他吃痛地向后退了几步,捂着他的肚子,抬起眼睛望着Rorschach。

Rorschach的手已经插回了风衣口袋。“你看了我的日记, Daniel。糟透了。”

Daniel很想笑。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会为他的搭档的愤怒而感到高兴。Rorschach只对他的日记一事感到气愤,而没有说Daniel只是拖着他的巨大障碍——这感觉就像一个奇迹。他本来可以在纯粹的快乐中笑上好几天,但他认为现在的任何一点笑声都不会赢得一点好感,所以他只是做了几次深呼吸,直起身来。

“Yeah,我想这是我应得的,”他喘息着,手还捂着的疼痛的内脏。Rorschach哼了一声,听起来他心情不错。Daniel觉得他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了。“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但是,嘿,你跟我说过你要留下来过夜。你不会骗我的,对吗?”

Rorschach思考了一会儿,静静地观察着他对面的人。他摇了摇头。

他们走到楼梯上然后,一起,回到了楼上的客厅。

-------

Rorschach’s Journal,
1967年2月16日。

和Daniel再次呆在一起——连续第二晚。他在厨房做饭。非常饿——闻起来很香。

看来他也有和我一样的问题。可能在水里有一种污染物会影响我们俩?也许吧。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但是,不用急着去纠正这种情况。

毕竟,这可能不是一件坏事。

【未授权翻译】A Fish Called Walter

作者:khilari
原网站:AO3
**Dan Dreiberg/Rorschach(斜线有意义)
**ooc作者的锅,错字/语法错误我的锅
**如果有翻得不对劲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在各种坑里徘徊(≖_≖ )

----------

  故事开始于Daniel想在巡逻后早点回家。仍然有大量的黑暗,肯定会有更多的犯罪——但是Daniel只是给了他一个尴尬的微笑,他说:“我知道,但我真的得回去了。我忘了在出门前给Walter喂食。”
  有一瞬间,Rorschach的眼前浮现出没戴面具的自己正等待Daniel返回家中给他喂食的场景。这已经足够诡异了。
  “Walter?”
  “我的宠物鱼。”Daneil依然傻乎乎地微笑着,“Hollis认为我应该养一只宠物,而我真的没有时间做更伟大的事情。但即使是鱼也需要照顾,我也不愿意它因为我而发生任何事情。”
  “抓捕罪犯比一条鱼更重要,”Rorschach说。但Daniel认为宠物主人对他们的宠物有责任,于是他们早早地回到了基地。

*

这条鱼是一种普通的橙色的东西,甚至不好看也不令人印象深刻,但Daniel就像照顾一个婴儿一样照顾它。Daniel称Walter是个很好的倾听者,Rorchach能想象出他的搭档是多么的孤独。在第三次Daniel离开巡逻去喂Walter之后,他开始怀疑金鱼是如何成为比他更好的同伴的。

这不公平。他决定独自巡逻,这样Daniel就可以拥有世界上最受宠的鱼了。这条鱼甚至还有一座微型城堡,就算以Daniel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荒谬的浪费。金鱼根本没有能力欣赏建筑。

Daniel总在巡逻时迟到,因为他在换鱼缸里的水。这条鱼正在干扰丹尼尔的抗打击能力,以此帮助那些罪犯。它必须得走了。

*

Rorchach一直等到Daniel在Hollis家里喝啤酒,然后才开始行动。他把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伸进水箱里,抓着它的尾巴把鱼拉出来,它可怜巴巴地扭动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无法呼吸。小鼓鼓的黑眼睛盯着他,他似乎能看到它的恐惧。

“你自己的错,”他说。“让Daniel分心。让他早点回家照顾你。”

当Rorchach把鱼举到马桶上时,它的尾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用力地扭动着,好像它知道会发生什么。

“将会下到下水道。没有过滤水。会死在格子里,或者在下水道里,”他恶狠狠地说。“你应得的。利用丹尼尔。当罪犯在街上游荡时,你却得到食物和照顾。不能再独自巡逻。不那么有效。”

他的声音依然平静,但却越来越强烈。“不公平。没用的小家伙。不能帮助他巡逻。不会做任何事情。他为什么那么在乎你呢?没有你会更好。可以开始关注那些重要的事情。开始巡逻。开始像搭档。”

“Rorchach?”

Daniel站在门口,看起来很困惑。

*

Daniel看着Walter,它刚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开始在他的微型城堡周围游来游去。Rorchach看着Daniel,紧张地在门旁徘徊。

“Daniel,我让他自由了,”他说。“所有的水都流入海洋。”

“通过迂回的路线,是的,”Daniel平静地说,他的声音颤抖着,他的前额靠在Walter的鱼缸上。Rorchach担心这可能是愤怒,或者更糟的是,Danil很沮丧。但当他抬起头时,脸上满是笑容。“我不敢相信你只是想杀了我的金鱼。说真的,有一半的时间我都不确定你是否需要我。你嫉妒了。一条鱼。”

Rorchach把他的手插在口袋里。“没有。”

“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你对我养我的宠物鱼生气。”然后Daniel就在他的面前,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根本没有用力。“如果你同意,我也会照顾你的。”

“Hurm.”

对了那篇肉有兴趣可以去看
***Feverish
作者:darkness173
*ABO
*Dan Dreiberg/Rorschach(斜线有意义)

还有我记错了,这是12043词的⚆ꆚ⚆